法修ROCK

集中营2张继科的梦

我觉得我给自己打脸了,之前说着文后续都是马龙的视角,但是我却想用张继科的视角来写这后续。
分享John Hughes/Íse Downes的单曲《Take Me To Shanghai  (电影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插曲)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47280306/?userid=50065425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整篇文是循环这首歌来写的,与歌词无关,与旋律有关。
谢谢那位推荐我这首歌的朋友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来到集中营的28个年头,我伴随着几乎所有人看不见的乌鸦,在这里度过。
什么时候看见乌鸦的呢?
我闭上眼睛想回忆过去
却不知不觉中进入梦境
梦里的我看到的,我的母亲还有她身上几片黑色的羽毛,
之后她跟我说你能看得见乌鸦吗?
我:看见了,他们在您身上留下的羽毛。
梦境之后变得混乱,我想睁开眼
之后周围变得荒凉,有一栋旧房子外墙上长满了爬山虎,空中飘落黑色的羽毛,我抬头看到了一群乌鸦在我头顶盘旋。
我要死了吗?
母亲开门叫我进屋,
我跑到门前对母亲说:我头上有一群乌鸦
母亲:我看到了,这是你我的秘密
我们生活在离人群很远的地方。在那里,我们没有秘密,我们很自由,我们很孤独。
我想着去交朋友,想着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分享秘密。但这里离热闹的市中心很远。遥远。
之后天空突然变黑,我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我的母亲被绑在十字架上,人们叫喊着惩罚巫女,烧死她。
我喊着住手,人们却听不到。
之后一把火,母亲在火焰里
我挣扎着,却动不了
在母亲的哭喊中
梦境有混乱起来
我对一男一女说了一句话
我看见一群乌鸦了
他们开始害怕,女人突然尖叫着,男人慌张地拿着电话。
之后我来到了这个集中营。
我醒了。
满头大汗,
我起身想天台走去。
天空中一群乌鸦在盘旋
即使太阳出来,他们还在空中偶尔飞到我肩上。
母亲说过:自己有爱你的人才会看到乌鸦。
那,他/她在哪里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今天,周雨说:咱这里又要多一个人了
对此我没有任何期待,都是各忙各的,谁会搭理谁
那个人一进来不像其他人那样找个地方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他很慌乱,我走到他面前。
你,要去那边坐会儿吗?
额,谢谢
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?
。。。。。。我是被自己信任的人陷害来这里的。
。。。。。
你呢?你为什么在集中营里?
我就说了一句话,就把我送到这里了。

我说,我周围有一群乌鸦。
。。。。你叫什么名字?
张继科
我叫马龙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乌鸦,因为黑色的羽毛象征为不祥,可是它的出现并没有那么可怕。
母子二人与这群“不详之兆”远离城市平静的生活,
旧房子其实说白了就是庇护所
虽然很安宁,但孩子觉得很孤独
十字架与火邢,是宗教信仰下,惩罚以及杀死所谓“巫女”的手段。
一男一女是孩子的养父养母
这个世界的观念是这样,凡是一丁点的不正常,都是不能容忍的,人们害怕着,厌恶着,集中营,就是他们自生自灭的地方。
母亲说了爱他的人才能看见乌鸦,这也是为什么母亲能看见乌鸦的原因。
在这里乌鸦象征的不是不详,而是孩子他自己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之后该是周雨了。
这些每个人的过去,都不可能是HE因为来到集中营本身就是悲剧。
直到,他们遇到接纳他们的那个人们。这篇文打TAG很困难希望不要介意

评论(3)

热度(9)